购彩app > 购彩app-古典文学 > 明子径直向路边滑去

原标题:明子径直向路边滑去

浏览次数:193 时间:2020-04-05

导语:我们每个人都有名字,鸡蛋也有,只是很少人知道他们的名字而已。下面就一起和小编看看童话故事《与鼠同行》吧!

明子就是一个有名字的鸡蛋。有一个名叫小白的盐是明子的好朋友。他们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一起,每天都过得非常快乐。

这天,明子和小白在一起散步。走着,走着,明子一不小心摔倒了。由于地面很滑,明子径直向路边滑去。“扑通”一声,他掉进路边的一个水坑里。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明子不会游泳,他在水里扑腾几下,就沉了下去。

“不要慌,我来救你!”小白奋不顾身地跳进水坑中。他托着明子奋力地向上游,可是明子实在太重,怎么也托不动。小白累得筋疲力尽,也沉入水底。他的身体渐渐变小、变小,后不见了。

迷迷糊糊中,明子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自己向上托。他越升越高,后浮在水面上。明子吐出一肚子水,醒了过来。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他又大声叫了起来。

明子的呼救声被路过这里的鸭子大成听见了,他赶紧跑过来救起明子。

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明子焦急地说,“我的好朋友小白还在水里,请你拉他一把!”

大成往水里看了看,说:“里面没有人啊!”

明子仔细一看,水坑里果然没有好朋友小白的身影。他疑惑地说:“刚才,我明明看见他跳进水中的啊。”

大成舔了舔身上的水,味道咸咸的,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他难过地说:“看来,小白为了救你而被水溶化了。对不起,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
“小白,都是我害了你。呜……”明子难过得痛哭起来。

“别哭了!”大成劝道:“我听说幽风谷的谷主非常聪明。我想他一定有办法把小白救出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明子擦干眼泪,说:“我马上就去请他。”

“不过;”大成说,“幽风谷离我们这儿很远很远,途中要经过高山、河流、草地、雪山。你一个人去,不怕吗?”

明子坚定地说:“只要能救回我的朋友,我什么都不怕。我走了,你能帮我看守我的好朋友吗?”

大成用力地点了点头,说:“嗯,我一定寸步不离地守在这里。”

明子注视着水坑,郑重地说:“小白,你放心,我一定会请来谷主把你从水里救出来的。”说完,明子告别了大成,毅然决然地踏了上求救的旅途。

明子匆匆忙忙地赶着路,他恨不得能一下子就飞到幽风谷请来谷主,救出自己的好朋友。然而,通往幽风谷的全是又窄又陡的山路,明子走得非常艰难。走了一整天,他来到一座大山脚下。

“呼——”一阵风刮来,吹得明子直打哆嗦。他抬头一看,太阳已经落山了,明子心想: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,天亮了再赶路吧。

明子见路边有一丛茅草,就钻了进去,躺在茅草丛中。茅草丛又温暖又舒适,明子一下就睡着了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明子隐隐约约听到一阵“窸窸窣窣”的声音。但是他实在太累了,没有理会,翻了个身又睡着了。睡梦中,明子感觉自己好像乘坐在马车上,轻轻松松地向幽风谷走去。想到马上就能救回好朋友,明子忍不住“嘻嘻”地笑了。

“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。”一个恶狠狠的声音把明子惊醒了。他睁开眼睛一看,天上的明月正在迅速地后移,两旁的树木也好像长有脚似的在向后跑。不,不是明月也不是树木在动,而是明子在飞速地移动着。明子惊恐地大叫起来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乖乖地跟我们回去。”先前那个声音说,“我们兄弟俩会让你死个痛快的。”

明子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黑家伙的怀里。那个家伙仰躺在地上,四肢紧紧地抱着明子。又尖又长的獠牙在月光下发出阴冷的光。一个和他长得很像,但全身都是白毛的家伙正拉着他的尾巴前进。“啊!”明子尖叫起来:“你们是谁,为什么要抓我?”

“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?你真是白活了。”白毛家伙阴森地说,“算了,让你做个明白鬼吧。我们兄弟二人就是叱咤风云的黑白二鼠。”

“黑白二鼠?你们真的是黑白二鼠?”明子浑身不由得颤抖起来。他们兄弟俩的恶名,明子早有耳闻。现在,明子总算明白自己那些兄弟姐妹是怎么被二鼠劫持去的。

不一会儿,黑白二鼠就把明子拖到洞中,用绳索捆住。黑鼠伸出黑糊糊的爪子摸了明子一把,说:“弟弟,我看这家伙又肥又胖,蒸着吃一定很有味。”

“照我看,还是煎着吃更香。”白鼠说完,用力地舔着舌头。

“不行,这回得听我的——蒸着吃!”黑鼠“吧嗒、吧嗒”地直掉口水。

两只老鼠互不相让地争吵起来。后,他们都扔下明子不管,赌气地冲进自己的房间。

(小朋友,明子被黑白二鼠抓住了,他能逃离险境吗?请看下集:隐形的小龙) 隐形的小龙

黑白二鼠赌气跑进房间,这真是个绝好的机会。明子赶紧挣脱绳索,悄悄地逃离鼠洞。这时天已微亮,他便朝着山上爬去。没走多远,明子就听到背后传来奔跑声。转头一看,原来是黑白二鼠追来了。他们也看到了明子,都气急败坏地叫道:“站住!别跑!”

明子哪里听他们的话,撒开腿没命地跑起来。可是,老鼠们跑得更快,他们相隔的距离越来越近。在一个斜坡处,明子一脚踩空,“骨碌骨碌”地滚到坡底的青苔上,再也动弹不了,抬头一看,坡上是黑白二鼠张牙舞爪的身影,明子绝望地闭上眼睛。

黑白二鼠见明子躺在坡底不动了,都得意地说:“哈哈,这回看你往哪里跑。”坡太陡了,他们就互相拉着向坡底爬去。

想到自己就要死了,想到好朋友小白还困在水里,明子“哗哗哗”地流下眼泪。

“别出声,我来救你。”声音刚落,明子感觉眼前一暗,有个冰凉的身体把自己覆盖住了。他又惊又喜,赶紧屏住呼吸。

就在这时,黑白二鼠也爬到坡底。他们“呼哧呼哧”地喘着粗气。白鼠疑惑地说:“刚才他明明躺在这里,现在怎么就不见了?”

黑鼠说:“再找找。我就不相信他长了翅膀飞了不成。”

于是,两只老鼠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。尽管明子能听到他们急促的呼吸,他们却没有发现明子。

到嘴的蛋又飞了,黑鼠气急败坏地责怪道:“都怪你,要是听我的早煮来吃了。”黑鼠也恨得咬牙切齿,反驳道:“我还怪你呢,要是煎来吃,都消化了。”

黑白二鼠又找了一会,还是一无所获,他们只好闷闷不乐地向坡上爬去。

“他们走了。”话音刚落,那个冰凉的身体就从明子身上爬开了。

明子睁大眼睛,却一个人也没有看见。他惊讶地说:“你是谁?我怎么看不见你啊?”

“你向前看,我就在你的面前呢!”

明子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看见面前的青苔上好像趴着一只壁虎。他浑身上下和青苔一样都是青绿色的。

明子感激地说:“壁虎先生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“呵呵呵!”那只动物笑着说,“不用谢。只不过我不是壁虎,而是变色龙。”

“你为什么叫变色龙呢?”明子还是不太明白。

“你看——”变色龙说着就爬到一块褐色的岩石上。刹那间,刚才还是青绿色的皮肤就变为褐色,与岩石融为一体。

“哦!原来你会随着环境而改变颜色。”明子恍然大悟道,“难怪刚才黑白二鼠走来走去也没有发现我们呢!”

明子再次向变色龙道谢,转身便向山上爬去。

本文由购彩app发布于购彩app-古典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明子径直向路边滑去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洛溪食街的顺德水蛇粥城原来他们也是从龙美村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