购彩app > 购彩app下载-宗教 > 其实晓颖也知道片子里那块阴影

原标题:其实晓颖也知道片子里那块阴影

浏览次数:132 时间:2020-02-13

腹部的疼痛让她终于下决心去医院做个检查,这些天的状态很差,晚上在同一个梦境里惊醒,晓颖躺在病床上突然被推到手术室之后…….医生说腹部有个硬块,这家省城的大医院,每天有很多病患冲着它的名气来。诊室外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着,长椅上挤得没有空当,从诊室里陆续有人出来,有的拿着化验单叹着气,有的跟旁边的亲人低声说着无奈的摇着头,心事就写在他们脸上,这小小的诊室是否就意味着对他们的生死宣判呢!”162号李晓颖”,诊室里传来护士清脆的声音,这么快就论到自己啦,看着医生拿起片子,心被揪着,其实晓颖也知道片子里那块阴影,“从B超的片子来看你肝上面有块鸡蛋大小的肿瘤,现在的医学很发达,你也没必要有心理包袱,做个手术就能拿掉。”人生苦短,要及时行乐,道理谁都懂,医生也无法医治所有病痛,这么累到底是为谁活着。

从医院里出来,是条热闹的商业街,今天是2月14号西方情人节,商家们把促销活动都做到店外,开心的是一对对年轻情侣,她们脸上流露出满满的幸福感,除啦爱情,还有情侣玩偶,玫瑰花,巧克力都是收获的战利品,要是现在有人送她这些,这个年纪会显得很尴尬,时间和希望都没有啦……这对她来说只是个过客,手机突然响啦,“晓颖是妈,过年你没回家,给你腌啦很多你喜欢吃的腊肉”,“店里的生意太忙”,你要是回来记得去那边看看你爸,你忙吧,我挂啦”。

十几岁来到这座城市,辛苦打拼数十年,“李姐你也太省啦吧,每餐都是方便面泡紫菜汤,难道吃不腻吗”以前的同事,现在店里的员工都会这样问,是啊,挣钱还掉的几十万都可以卖下一套房子,晓颖自嘲道,城市里没有根,回家她害怕碰见腊月里父母因为还不上钱,苦苦哀求债主的场景,就算他们说再多安慰的话,年夜饭也不会吃得安心。想着要回家看看,门口母亲林水凤正在生煤炉,炉子边上放着一小堆,废弃木箱劈成的柴禾,她慢慢把柴禾丢进煤炉里,柴禾不太好燃,就用蒲扇对着炉口摇啦几下,被烟呛得直咳嗽。

“你妈就是个性太强”,小颖奶奶以前就这样说过。二十多年前林水凤从举水河对岸林家湾嫁到镇上,后来有啦晓颖,到啦该上学的年纪,她坚持要把孩子送进镇上中心小学就读。家里人都说,为什么一定要上中心小学,一个学期要近三百块的学费,你在街道毛巾厂一个月才挣多少钱,“我没读什么书,希望晓颖能靠自己的本事,有份体面的工作不用这么辛苦”,什么叫体面,父亲李建国在工商所工作,这算是体面的工作吧,国家单位,可每个月也就几十块钱的工资,林水凤娘家有事,他也帮不上什么忙,林水凤只有一个人扛,时间久啦这些怨气都会找些理由撒在李建国头上,家里三天两头吵架。”在你一岁的时候,那天下啦场大雨,你爸妈不知道为什么吵着要离婚,我把你抱在怀里,你整整哭啦半个钟头。你爸妈要真离啦,你会和谁在一起生活大妈的话,让?小颖很难做出答案,她庆幸父母还在一起。林水凤脾气不好,有时会为一点小事发火,小颖会在林水凤心情好的时候同她聊聊天,学习上她从来都没让林水凤操心过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以她的成绩进重点中学是不会有问题的。五年级李晓颖参加学校校庆集体舞汇演,在排练室里跟着同学们伴着音乐起着节拍,音乐老师不耐烦的说,“李晓颖你是怎么选进来的,动作老是慢半拍,队形也跟不上,要不拿个镜子自己看看,你的动作像不像洋娃娃”,在场的同学们都笑啦,晓颖心里酸酸的,她悄悄离开排练室一个人跑到学校的操场边委曲的哭起来,为什么要去跳舞,让音乐老师和同学们看自己的笑话,而从那以后,小颖在班里又多啦一个名字,洋娃娃。升学考试她还是让林水凤失望,没有考进重点中学,那是所没有前途的初中,很多孩子在那里混日子混到初中毕业,进重点中学差十分,这意味着要多交一千元赞助费,林水凤厂子效益不好,一年前就倒闭啦,李建国在工商所,脸皮薄这事又不愿求人。晓颖安慰林水凤”妈你相信我,三年后我一定会考上一中的。”

小颖不喜欢林水凤极端的个性,可是这又像影子一样,她摆脱不掉,在她身上这是骨子里与生惧来的。初中班里就有她以前小学的同学,她的外号,没多久又像温疫一样,在班上传开啦,初三上晚自习,她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,老师不在,她在讲台上给大家抄习题,突然班上调皮高文雄大声嚷道,“洋娃娃,你那黑板上的字能大点吗,看得都眼晕”,大家都叫习惯啦,可心里还是不舒服,她什么也没说,用老师的教鞭在桌上重重的敲啦一下,以示警告,“拽什么,不就是个数学课代表,我教大家唱首儿歌吧,洋娃娃和小熊跳舞…….”高文雄!你要是不想学习,不要影响其她同学”,“怎么个意思,你还真把自己当老师,我早就看不惯你”,高文雄一下冲到讲台,抢过晓颖手上正在抄的习题资料,一把扔在楼下,“你把资料给我捡回来”林晓颖急啦,重重推啦高文雄一把,他没有防备,身子向后一倒,头撞在墙角的一颗铁钉上,流啦很多血,人倒在地上。晓颖也吓傻啦,班长刘茜通知老师,高文雄被送去医院。

“你们谁是李晓颖父母,我儿子高文雄在市医院重症病房里,成啦植物人,到现在还没醒过来,你们家丫头片子出手也太狠啦,这事必须给个说法”,第二天一大早,高文雄父亲高德林带着一帮人,进门就喊。”一大清早你嚷什么,晓颖,你过来,在学校里惹啦什么事,这些人要闹到家里来”,“妈我不是故意的,高文雄把老师习题资料,扔到楼下,当时我就推啦他一下,没想到,他头撞在铁钉上面……”林水凤甩手一记耳光,重重打在李晓颖脸上,“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,我每天累死累活卖水果供你学费,你不好好念书,捅出这大搂子,你们想要什么说法,”医药费你们要出吧,这前前后后花啦三十几万”,“三十几万!你怎么不去抢银行,你儿子头就是擦破了皮,要这么多钱”你们家是不是还想赖账,我不给点颜色看看”说着拿起桌上开水瓶,碗往地上丢,“晓颖去厨房拿把菜刀过来,晓颖你听见没有。”妈,你别冲动”,林水凤走进厨房自己拿啦把菜刀,往桌上一扔,高家来的一帮人愣住啦,“你刚才说三十万,那好就做个了断,给啦这钱,你儿子是死是活,都和我们家没有关系,你立个字据,我打个欠条给你”欠条在这,到时候要拿不出三十万,看我不把你们家砸啦”高家那帮人终于走啦。”晓颖,你一下子闯啦这么大祸,也看到啦,高家不是吃素的,以后还会来闹。咱们家欠啦三十万的债要还,这学我和你爸供不起,省城你表姨妈家,添啦孙子,忙不过来,你去帮忙照看,她们家认识的人多,以后在城里帮你找份工作,你长大啦,路还要靠你自己走。”马上要毕业啦,就这样放下课本,李晓颖不知道省城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,是末来,是希望吗?

本文由购彩app发布于购彩app下载-宗教,转载请注明出处:其实晓颖也知道片子里那块阴影

关键词:

上一篇:下面是由出国留学网整理的世界地理常识大全

下一篇:朝鲜当代绘画艺术开始进入国内藏家视线